新葡萄京棋牌官方下载


醉美吴哥(83-86)—佛光映乳海,地狱与天堂

吃、喝、玩、DIY,超悠閒台北高雄11天親子遊

五台山纪游

  • 八月 15, 2019
  • 旅游
  • 没有评论

早上6:10分起床,到餐厅吃了六块钱一份的馄饨后已经过了七点了。到隔壁的停车处送别银果她们回内蒙,虽然双方交流的不是很畅通,但两天来的结伴满意度还是有七成的。这时骄阳初升,有点暑气,搽了防晒霜,出发。

菩萨顶

途中经过无数的乞讨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僧有俗,有健康有残疾的,还有移动的和静止的。其中动的分爬行的和跪行的;静的分坐、卧、站三种姿势。可惜我不是搞统计的,不然用一天的时间,可以根据草帽里的钱和总人数计算一下这厢总的财政收入。我们三人一路布施,每人次一块钱,数目太小,以至于大部分“化缘者”正眼都不看一眼。其实说真的,我也是受张老伯的感召才投的钱,大约一路也就花了七八块吧。而张老伯当真是虔诚,逢人必捐,并且还双手合十表示稽首了。不过后来行程一半的样子,也不布施了,估计是没有零钱了。缺胳膊断腿的见你给老人捐钱,就在后背埋怨说只给钱那些腿脚好的;未得到的也嘟囔说你们在佛祖脚下怎么没有一点慈悲心呢。对此只能很无奈,在这片文殊菩萨的地盘上总觉得举头三尺有神灵,还是有点敬畏心理的,连个口头禅也生生压在舌边不敢说出来。应该是想都不要再想。

吉祥寺

下到半坡时,两人买了桃木梳桃木镜,共20块钱。后来又见到了化缘的“梦幻组合”:一中年灰衣僧人在坡上匍匐前进,神情凝重得和誓死去堵枪口的黄继光差不多,而旁边一位貌似敦良的女尼在大声反复解说:“这是个从九华山来远道来的高僧,千里迢迢的,真是可敬啊!”亏得大姐声音也够洪亮的,两人组个团就这么一唱一和地虔诚地往上面挪动下去。

显通寺

对于五台山这一行,总体感觉很是憋屈,神经老是紧绷着,哪里有畅快地玩了?但看似对五台山是持的批判态度,但我是对僧不对佛,何况里面还有相当数量的假和尚,说“花和尚”那是玷污了鲁智深。佛教在中国也传承了近两千年,并早就深深地本土化了。我们没个人即使不信佛,也仍对佛祖有景仰敬畏之心,尤其在宗教圣地,更是怕出言不敬而交华盖运,这也就是千年来文化对民众心理潜移默化的影响。在这里,不管真的还是假的和尚就是利用了大众这样的心理,从中轻松地捞取利益。五台山有124座大小的寺庙,所营造的浓厚的庄严的佛国氛围远超过其他三座名山,所以能作为四大佛教名山之首,的确是实至名归。但这里面却有着些许不和谐因素,有污于这神圣纯洁的佛国圣境,殊难体味到本来所向往的清静脱俗。本来在此之行之前还得知因为申遗,政府要求台怀镇内的居民都要迁到山外去,保留台内统一的宗教环境。当时感觉很是可惜,毕竟这里时代居住的村民和千百年的佛教文化已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脉相承,融为一体,生活方式和民俗风情作为非物质的部分遗产也是有文化价值的。但如今我只觉得把这些人尽早给清出的好,还台怀镇一片宁静而纯净的佛国天地。俊矢说,下次就想去看看普陀山,领教一下经济发达地区的宗教胜地是怎么样一番景象,我想肯定比这边厢要规范太多了。记得以前在灵隐寺外花8块钱就买了一把几捆香,分门别类地烧拜了五个殿堂。

五台山

八点钟的时候赶到山顶上,这里主要是五方文殊殿。五台山作为文殊菩萨的道场,各个寺庙都有供奉文殊的殿堂,黛螺顶因为有五方文殊殿,就成为香客到五台上的必拜之地。当年乾隆皇帝想遍拜五个台顶的文殊而体力不能,此处方丈出了主意,塑五个文殊在此做个浓缩版的朝圣处,解决了难题。,我也按照礼仪五体投地地一个个菩萨拜过。文殊菩萨主宰智慧,到这里的人多是希望保佑子女升学高中的,我只希望菩萨能保佑我能够灵台澄澈,不至于往往太过迷糊。到最后一个菩萨时,旁边跪拜的一个阿姨竟抽抽咽咽起来,最后以至于泣不成声。看到此情景不免喟然,如果以后我也因生活压力所迫,欲哭无泪,而现实也不允许哭出来的时候,也到这里来酝酿一下,激情痛哭一番,排遣一下抑郁。这时抬头看看庄严的菩萨,哦,罪过罪过!出得殿堂来,和张老伯我们三人把他剩下的一个大桃子给分了。出寺门再好好俯瞰一下台怀镇的全景,只见镇中心主街道西侧的鳞次栉比的全是寺庙,也就是台怀镇灵鹫峰寺庙群,建筑从那个那个小山的南麓一直向山顶铺开,通过对地段高差的利用,望过去犹如迷宫,很有层次感。最显眼的还是那个巨大的白塔,以及垂直方向北方那个山头菩萨顶上一簇金光闪闪的建筑。

五爷庙

出门顺路牌,找到了和显通寺本来为一个院的塔院寺,里面巨大的白塔是五台山的标志景致,在下面转经筒拨弄一遭,出门来。五台山的旅游到此结束。

殊像寺

客观地说,五台山整体还是适合再次参观的,悠久的佛教文化几乎囊括了佛教和中国文化结合的方方面面,但前提是抛去那些和铜臭有关的俗鄙事情,一个人安然地一个个寺庙逛下来,心灵多多少少还是有所触动的。此行唯一有所遗憾的就是台外遥远的南禅寺没有一并参观下来,只能算留个念想,但却不知以后何年月再去拜访这中国最古老的木结构建筑了。

龙泉寺

坐上周师傅的车,还是有些不安,毕竟他一直是嘴巴上抹了猪油似的喜欢滔滔不绝地扯。我们再三交代不要忽悠我们,他哈哈一笑说他是从客车司机那里拿提成的,和我们没有关系。进入车站买票上车后才发现他说的很对,这是辆金龙客车,国营的,整个台怀镇车站也仅此一班每天往返太原。上车后等了会儿,看到外面的周兄从司机手里取过20块钱,并心照不宣地冲我们一笑,挥手而去。车票价是68元,含一元保险费,其后再没有收其他费用。而周大哥的钱也赚得正当而轻松,是我们多虑了;何况开车送到车站的15块打的费还没有收呢。由此感慨良多:看似忠厚淳朴的店掌柜,连每一笔刚收的房费都要及时送交老板娘。亏得他还说自己是信佛的,每月初一十五都烧香;但宰起人来那是满面春风,以情动人,循循善诱,丝毫不带含糊,而且还时不时地骤然生威。昨天因为20块的车费差价谈不拢,当时他气得暴跳如雷,张牙舞爪,声势咳人。故赠送之“笑面佛”和“绵里针”的双称号。而这昨天包车去佛光寺的周大哥话痨似的,表面看上去油口滑舌,言不由衷的样子,可是事后的分析我们还觉得他比较坦率实诚的,什么事情都讲得很OPEN,比如昨天直言相告关于烧香提成的事情。这番经历是很有意义的一课,以后再不可看人貌相,一定要处处留心,仔细咀嚼生意人言语后面所隐含的目的,尤其是那些殷勤热情的。但是要想练成慧眼也不易呀,一靠个人积累的经验,二靠自己的细细琢磨了。

发表于 2004-10-03 21:19

五台山纪游
去拜谒菩萨,是要经过磨难的,唐僧师徒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到达西天。
我辈虽是凡人,要拜佛,也要经受磨难。
这次去五台山,就不是一帆风顺的。坎坎坷坷、兜兜绊绊,当然最后还是到了五台山。此中的酸甜苦辣,回想起来,倒也颇有兴味。
从易县清西陵出来,我们乘汽车到梁各庄,在梁各庄吃了一碗面,乘车去紫荆关。我们原准备到紫荆关车站,但汽车借故不开进去,我们只好走山路,攀山越岭,走了约一小时,才到紫荆关车站。但这是个四等小站,北京到大同的火车这里不停,怎么办呢?
这时雷雨大作,天仿佛要坍下来似的。我们可急了,三次去找站长,最后,站长给我们出了个主意:坐回头火车到白涧,再在夜里11时坐火车去五台山市。
5时半到白涧,在一家饭店吃了饺子,与老板娘商量,开个钟点房休息几小时,老板娘欣然答应,收了20元钱,将我们带进一间潮湿阴冷的房间,里面有七八张脏兮兮的床和被子,一把风扇两只电视机,虽然不大愿意,但六七个小时毕竟是要度过的,就将就睡下了。
其间,听说有人发现跳蚤,邵建菁开始讲述黑龙江老白虱的故事,谁能说,这里没有老白虱呢。
半夜11时,乘火车去五台山市,到那里已是3时半,凉风习习,天气阴冷,找了一辆越野车去台怀镇,在五台山山门,汽车被卡住买票。五台山门票90元,老许、老马65岁以上,半票优惠,5时半到台怀镇,在网上介绍的司机张银良家住宿。9时,请老张作参谋,设计游五台山的路线。
台怀镇,是东南西北中五台怀抱的中心,一般人说去五台山,指的就是台怀镇。
佛教徒则不然,他们有大朝台和小朝台之分。五个台顶都到,拜过五个山顶的文殊菩萨,为大朝台;不登五个台顶,只上螺黛顶,朝拜寺中供奉的与五个台顶相同的五位文殊菩萨,则称小朝台。相传,乾隆来五台山屡次欲登台顶,都被风雪所阻,于是,就要求青云和尚想一个办法:既不登台顶,又要朝拜五方文殊。一位小和尚想了三天三夜,终于想出了办法:模仿五个台顶的五方文殊塑像,然后将他们供在五方文殊殿中,这样,上螺黛顶,进五方文殊殿就等于上了五个台顶。1786年三月,乾隆皇帝上螺黛顶,进五方文殊殿朝拜五方文殊,终于圆了梦,乾隆很高兴,还亲笔题诗。从此之后,僧侣到此寺参拜,可以代替上五个台顶,省去了不少路程。
我们也跟乾隆皇帝一样,上了螺黛顶,进五方文殊殿朝拜五方文殊,来了个小朝台。
在上螺黛顶的石阶路——大智路上,我们看见许多僧人和信徒们,行五体投地礼上山朝拜,三步一跪,五步一拜,这种对佛的虔诚,使我佩服。我想,世上最伟大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信仰。有了信仰,就会有无穷的智慧和力量,就会有美好的遐想和无尽的快乐,生活就会变得五光十色,灿烂辉煌。
站在螺黛顶,看台怀镇,那高大的塔台正在整修,这就是著名的释迦牟尼舍利塔,整个塔高56.3米,比北京北海的白塔还高20.4米,这大白塔是五台山的标志,它坐落在塔院寺。在大白塔周围,星罗棋布地分布着许多庙宇。
1956年底,五台山文管所作过一次调查,在台内、台外、台顶、台下,有124所寺庙,其中青庙99所,黄庙25所。如果没有两个月时间,要想游览完全部寺院是不可能的。
五台山是中国唯一青庙与黄庙共存的地方,因汉传佛教寺院里的僧人多穿青衣服,而藏传佛教寺庙里的僧人则穿黄色或绛紫色衣服,故称“青庙”和“黄庙”。显通寺是青庙的领袖寺,菩萨顶是黄庙的领袖寺。
显通寺建于东汉明帝时,是五台山最古、最大的一座寺院,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洛阳白马寺同为中国最早的佛教寺院。显通寺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的铜殿。
显通寺的铜殿,清万历年间造,是国内保存最好的铜殿。铜殿宽4.7米,深4.5米,高8.3米,构造与北京金銮殿相仿。铜殿共用了十万斤铜。人称“显通,现通,十万铜”,就是指这铜殿。相传,铜殿的铜是妙峰祖师从全国一万家化缘而来。铜殿雕花镂空,光彩夺目,堪称绝观。每扇门窗上都铸有花卉人物、飞禽走兽,其中二龙戏珠、鱼跃龙门、丹凤朝阳、喜鹊登梅、犀牛望月、牡丹出瓶、玉兔拜月、莲下松鹤、老鼠盗葡萄、狮子滚绣球等,铸工精巧,形象生动,是五台山雕铸艺术的杰作。殿内供高约一米的铜质文殊骑狮像,周围铜壁上铸满铜质小佛像,不多不少,正好是一万尊,也取一个“万”字。殿内的景泰蓝供品,均为康熙皇帝朝山时所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座铜殿的铸造艺术是空前的,其价值是无法评估的。我们被这优美的造型,巧妙的布局,多彩的图案,完整的结构完全征服了,站在铜殿里,默默地祈祷着,默默地品味着,久久的,久久的不愿离去。
在显通寺,我们还看到一张珍贵的照片,据说是林彪的卫士从空中拍摄的文殊菩萨显身图:在雷雨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有头有脸,有身有手,正目光炯炯地望着你。
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文殊菩萨是智慧的化身,到五台山给子女升学求签、烧香、还愿的特别多。
创建于北魏的菩萨顶,是五台山规模最大、最完整的喇嘛寺院,殿宇云集,雄伟壮观。从山麓仰望,阳光下,飞檐斗拱相托,红墙黄顶辉映,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菩萨顶,非常像拉萨的布达拉宫,所以,菩萨顶又有喇嘛宫之称。
上菩萨顶的一百零八级石阶,代表人生的一百零八种烦恼,踏完这一百零八级石阶,就等于把人世间的烦恼全部踩在脚下,成为没有烦恼之人,然后进入“灵峰胜景”,来到菩萨顶。
《水滸传》中,鲁智深大闹五台山,就是指这座寺院。鲁达打死了镇关西郑屠,逃到代州,在赵员外的协助下,来此当和尚,取名智深。这座寺院当时是座青庙,1660年,顺治皇帝朝礼菩萨顶,将青庙改为黄庙。
顺治是满清入关后的第一个皇帝,关于他到五台山出家当和尚的传说世上广为流传。传说顺治皇帝出家后,曾住过善财洞,在善财洞还有一首《顺治皇帝归山词》写在山墙上。这“归山词”读读倒还有点味儿,特将其摘抄如下:
顺治皇帝归山词 天下丛林饭如山 衣钵到处任君餐 禹疏九河汤伐夏
秦吞六国汉登基 黄金白玉非为贵 惟有袈裟披最难 古来多少英雄将
南北山上卧土泥 朕乃大帝山河主 忧国忧民事转烦 来时喜欢去时悲
空在人间走一回 百年三万六千日 不及僧家半日闲 不如不来也不去
也无欢喜也无悲 悔恨当年一念差 黄袍换去紫袈裟 每日清闲自己知
红尘之事若相离 吾本西方一衲子 因何流落帝王家 口中吃的清和味
身上常披百衲衣 未曾生我谁是我 生我之时我是谁 五湖四海为上客
逍遥佛殿任君栖 长大成人方是我 合眼朦胧又是谁 莫当出家容易得
只缘累代种根基 兔走鸟飞东复西 为人切莫用心机 十八年来不自由
征南战北几时休 百年世事三更梦 万里乾坤一局棋 我今撒手归山去
管甚千秋与万秋 时在癸亥年二月书
相传,当年康熙皇帝奉太皇太后之命,为寻找他的父亲顺治来到五台山,当时正是傍晚,又遇大雾,迷了路,这时,遇到一位银须白发的老僧,身披袈裟,面带笑容,手提红灯笼,把康熙带到吉祥寺,康熙随引路的老僧走进文殊殿,老僧就不见了,康熙抬头一看,见殿中提红灯笼的文殊菩萨像,和刚才引路的老僧一模一样,康熙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文殊菩萨来迎驾引路了。这类有关文殊菩萨显身的故事,在五台山有许多许多。
塔院寺是五台山五大禅寺之一,有两座塔,一座就是大白塔,另一座是文殊发塔,相传文殊菩萨化成贫妇布施的头发就藏在这座塔下。1848年4月8日,毛泽东、周恩来在进北京前,曾到过塔院寺,并且住了几天,那著名的“8341”的传闻,据说就发生在这里。
五大禅寺之一的罗睺寺庙创建于唐朝,是座黄庙,寺中“开花现佛”很有特色。
我们还到了十方堂,那里有十世班禅和十一世班禅住过的行宫。
从河北的隆兴寺到五台山,我发现北方庙宇里的菩萨,上身都比较短,长得敦厚壮实,不像南方的菩萨那样魁梧高大,这跟河北、山西这些地区居民的身材有关系,还可能跟五胡十六国的存在,羌、鲜卑等民族的融入有关。
五台山的菩萨造型都很精致,而且年代久远。佛堂都很神圣,保持着肃穆、虔诚的氛围,有的地方不让导游进入,有的地方要赤脚才能进去。有许多庙宇有法轮,据说,祈祷着,转着法轮,顺时针走三圈,会有好的报应。
从这个庙宇走到那个庙会,从这个殿堂穿到那个殿堂,庙宇相似,又不尽相同,殿堂相同而又各有特色。一个个慈眉善目的菩萨,一尊尊威风凛凛的金刚,一座座飘浮着馨香的殿堂,一只只充溢着瑞香的铜鼎,还有那众多的披着青色、紫绛色袈裟的僧侣,那动听的不绝的木鱼、钟鼓及和尚念经的声音,都让我们感受到佛的慈悲、佛的豁达、佛的神圣。我们的眼前浮动着金色的、红色的、黄色的色彩,我们的心里流动着甘甜的、平缓的、自在的清泉,我们似乎感到有许多收获,好像有所悟,又觉得心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但是我们觉得满足,觉得踏实。我们似乎已昄依了佛教,进入了极乐世界,进入了天堂。
如果没有街道两旁众多的商店,商店门口不绝的叫卖声,如果没有穿插在众多僧侣中的几个自称是“布达拉宫僧侣”的冒牌和尚乞讨旅费,我们还真以为已进入了极乐世界。
第一天我们朝拜了善财洞、黛螺顶、广仁寺、罗睺寺、塔院寺、显通寺、菩萨顶、十方堂八个寺院。
第二天怎么玩?我们又去找张银良司机,张师傅的确是位负责的热心人,他给我们规划了第二天的行程,还答应给我们找个好驾驶员。
第二天大清早,吃好早饭,7时半左右,我们包了一辆小面包车,向南台进发。费用是6人共300元。
五台山有五台,每个台都上,我们认为没有必要,毕竟山上的景色大致相同,但一个台都不去,也不妥。千里迢迢到五台山来,一个台都不上,说不过去。于是,我们选择了南台。
小面包车开始在水泥路上盘旋,到2000米以上,水泥路变成了黄泥路。气温明显下降,一团一团的云雾不时向我们飘来,有时汽车开进云层,前面雾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不一会儿,汽车钻出云层,我们看见前面一片绿色,那是美丽的高原草地。
我们纳闷,广袤的五台山怎么没有森林,后来读了有关材料,才知道原来是人为造成的。相传,康熙皇帝喜欢游山玩水,但又害怕刺客。他游过五台山后,就看中了它,决定每隔两三年必来一次。当他看见山上茂密的森林,便想起了刺客,于是下命令用箭四射,凡是箭到之处,树木全部砍尽,使刺客没有藏身之地。继而,又将山上的森林也砍伐殆尽。于是五台山成了一个广阔的山坡草地牧场。如果没有这样的愚蠢行为,现在的五台山不知会怎么美,可惜啊,可惜。
山坡草地上有一群群放牧的牛,农闲时,农民就把它们放养在山上,晚上也不赶回家,让它们成群结队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山野。
南台又名仙花山,金黄色的蒲公英、浅蓝色的星星花、绛紫色的灯笼花,还有复瓣的金莲花,漫山遍野争奇斗艳。高原的花虽然开得不大,但鲜艳,极有灵气,它们在山风中轻轻摇曳着,就像一群刚出壳的小鸡,让人觉得特别柔嫩,特别亲切,特别可爱。
汽车开了40分钟,就到了南台顶,南台高2485米,距台怀镇25公里。
南台顶风大极了,气温也只有10度左右,要穿两用衫、羊毛衫。邵建菁千里迢迢带来了两用衫,等到要用的时候,却放在山下旅馆的旅行包里,让它失去了为主人立功的好机会。
南台顶有大雄宝殿、观音堂,还有白塔。由于云雾弥漫,山下什么也看不清。邵建菁想拍山顶一朵极可爱的山花,但山顶风太大,虽然拍下了,后来印出来,效果不太理想。
在大风中,我们拍了几张集体照,匆匆下山。
下山时,我们让司机将车停在一处空旷的山坡旁,想拍些鲜嫩的高原山花。邵建菁提议,来一次“拍山花”的比赛,大家一致同意。每人挑选了最佳山花,选准角度,精心构思,都想露一手,拍出精彩的照片来。可是,事与愿违,照片洗出来后,竟没有一张值得赞赏的作品,可见,眼前的景色与成型的照片是有差距的,要拍出好的照片,不仅要有好的景色,而且要有独特的审美理念,高超的摄影技巧。
下山时,我们顺道游了金阁寺、龙泉寺、殊像寺和五爷庙。龙泉寺原为杨家将的家庙,后改为寺庙,龙泉寺的汉白玉雕牌坊,工艺之精致,构筑之巧妙,世所罕见,是五台山的珍品之冠,寺前的照壁,中院的普济塔,构图严谨,雕艺超群,也是难得的珍品。
五爷庙就是龙王庙,据说,五爷喜欢听戏,所以,庙里有戏台。经常有各地的戏班子上台献艺,有的是施主还愿,有的是企业庆典,我们去时,刚好山西晋剧团在演出。在这里,看戏是不要买票的。龙王和百姓一起看戏,龙王与百姓同乐,这也是五台山的一大乐事。
殊像寺的骑狮文殊菩萨,总高9.87米,是五台山寺庙中最高的一尊文殊像。五台山相传是文殊菩萨的道场,所以,人们认为到五台山,首先应该朝拜文殊菩萨,我们可来了个颠倒,最后才朝拜文殊菩萨。
文殊菩萨,您是智慧的象征,希望我们给您,也希望您给我们,都留下美好的难忘的印象。再见了,大智大慧的文殊菩萨。
下午二时,我们结束了五台山的旅游,乘汽车从北台到五台山市,北台是五台山最高的台,海拔3061米,是华北的最高峰,汽车过台顶时,大家感到耳朵被塞住了,听别人讲话,声音很小,而且好像很远,过了许多时候,才恢复正常。这就是高原反应。只有老马,一点感觉都没有,每个人对外界环境的适应程度都是不一样的。
游五台山,有几点感触和收获:
一.五台山不愧为四大佛山之首,它的庙宇之多、历史之悠久、规模之宏大都是首屈一指的。
二.较多的领略到藏传佛教的风采,过去只在承德的小布达拉宫瞻仰过喇嘛寺,这次,参观了不少黄庙,如罗睺寺、广仁寺、菩萨顶、善财洞、十方堂等。
三.僧侣、信徒上山朝拜的虔诚使我感动。在五台山,我深感佛教的魅力,朝朝夕夕、年年月月、世世代代,佛教竟如此兴旺,如此深入人心,而且还将传之后代,乃至万代。
2004年9月25日于杭州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分类目录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